剛剛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一劍獨尊〕〔我在玄幻無限加點〕〔最后的道族〕〔宇宙主宰〕〔九域凌云〕〔我為天帝召喚群雄〕〔我的蠻荒部落〕〔夢鏡傳奇〕〔她有一間時空小屋〕〔揚天〕〔我的光影年代〕〔第一侯〕〔體驗派影帝〕〔萬界畫師〕〔影后常年熱搜〕〔任女〕〔腹黑嬌妻寵不停〕〔諸天之主〕〔王妃她每天都想被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變身之女俠時代 第一章地獄的開局
    霜月如勾,萬里大地茫茫無色,臨江郡陵府卻是紅彤彤一片。是紅綢是鮮血,是婚禮是殺戮。

    江口分南北,青山臥兩畔,臨江郡橫跨東西要道,是大周腹地繁華之所在。

    臨江陵府是本地傲立百年赫赫有名的武林世家,少主陵子風更是百年一遇的武術奇才,三歲握劍叩名師,八歲嘯劍入江湖,十三歲云棧峽蕩七寇,十五歲問劍上天宗,十六歲已名揚天下,人稱‘無雙劍客’,‘天下第一少俠’。

    二十歲挫敗化外邦盟入侵,二十一歲劍指遮陽山脈斬妖龍精魄,名震宇內,二十二歲會戰正派八大高手,平分秋色,此時陵子風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宗師高手。

    前無古人的二十二歲宗師,就在大家期待陵子風還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偉業的時候,天下第一少俠竟然宣布即將完婚,新娘不是和陵子風一起守護大周江山的武林第一美人楚秋心,而是一個從不顯名的平凡女子,叫什么石青珊。

    卻不想千年武魔出世,血色染浸婚禮。

    陵子風雖力戰千年武魔但依舊不敵,只以自己之命換取全家老小。

    千年武魔以武癡狂,也認同陵子風一身本領,殺死一身紅袍的新郎之后,確實沒再傷害陵府眾人。只是新娘見新郎慘死竟氣絕過去,久不蘇醒。

    那是一個夢,夢中青發張揚的刀客如冰一般寒冷,殺意如水溺口鼻,入眼全是被扭曲的驚恐表情。死亡在歌唱,刀光劍影中只留彷徨和悲傷。

    石青珊醒了,眼淚已兩行。

    聚焦的瞳孔中只有迷茫,兩世的記憶正在交螎。

    石青山變成了石青珊,一個大好男青年穿越成了一個已婚少婦,還是個寡婦,沒人能一下接受這點,石青山也一樣。

    他是在一場自愿救山火的行動中死掉的,正好是大學寒假,他回老家過年,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心眼在山區放孔明燈引發了山火,全村人都去救火了,石青山自然也當然不讓,可惜他運氣不佳腳底打滑摔倒撞碎了后腦勺,光榮了。

    媽蛋,人身真脆弱。

    媽蛋,人生真操蛋。

    死就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可現在變成了個女人,女人也就算了,還是個寡婦。石青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雖然吧,他也不是什么活雷鋒,可是救火犧牲怎么也算是英勇就義啊,怎么就要變成寡婦了,這算什么善報啊。

    石青山融合了這位花季少女的記憶,知道石青珊才十八歲,她是因為悲傷過度而死的。十八歲平凡的年華就這么稀里糊涂地結束了,令人唏噓。

    至于江湖人士都想要知道的為什么石青珊會有機會高攀武林第一少俠,完全是因為石青珊的父親‘開碑手’石壯和陵子風父親‘橫江劍客’陵正豪在年輕時是生死之交,石青珊和陵子風屬于娃娃親。

    不過結婚之前,石青珊一直住在華岳郡,距離臨江郡萬里之遙,她和新郎在婚禮之前都沒見過。

    婚禮是石青珊父母和親家一起張羅的。

    想到自己一重生,頭頂上就有四個老人,石青山就壓力山大,又想到上輩子自己還沒有機會盡孝就撒手人寰,眼淚又不禁滾落下來沾濕枕被。

    “老爺夫人,老爺夫人……少夫人醒了……”一個焦急的聲音夾雜腳步聲遠去。

    記憶中這個聲音是石青珊的陪嫁丫鬟‘大米’。石青珊的父親開碑手石壯雖然已經久不再江湖,但手下也有良田,雖然重男輕女的他沒有教女兒武藝,但也沒有苦了唯一的女兒。

    石青珊這丫頭也是小小年紀就學了一手刺繡手藝,文靜賢淑,脾氣溫和,簡直就是完美老婆。但石青山卻不高興了,穿越成女俠也好啊,你穿越成個家庭婦女,還是個古代家庭婦女有什么意思啊。

    這點石青珊的老爹要背鍋,因為他重男輕女,一直認為女人是成不了大俠的,所以寧愿失傳也不教女兒武藝。倒是石青珊母親偷偷摸摸給女兒打過基礎,不過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對武功不感興趣的石青珊早已疏于修煉,身體豐腴可愛完全不像練家子。

    武藝要常練,石青珊的老爹幾年不練武都有小肚子了,這就說明了問題。

    這簡直就是地獄開局啊,一個十八歲的寡婦難道真的一輩子都要躲在家里為丈夫守節?那還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石青山絕望著。

    不一會兒更多腳步聲來到了房間里。

    原本是紅彤彤的新房,可是現在遍掛白綾喪布。

    石青珊已經昏迷好幾天了,只靠參湯續命,此時虛的不得了,睜開眼睛面對現實就消耗光了她所有氣力。

    果然一屋子長輩,每個人都神情悲傷,顯然血色婚禮的陰影還沒有過去。

    “小珊,是我們陵家對不起你。”好好一個女孩嫁過來就成了寡婦,這是耽誤了她一輩子啊。陵正豪是真欣賞這媳婦,可是正因為這樣,才更覺得對不起她。

    “陵兄,不要這么說。”“我們家青珊是和子風拜過堂的,以后她就是你們家的媳婦,在你們膝前盡孝。”這顯然是親爹。

    兩個男子放在一起比較,陵正豪就好像是考場失意的秀才,石壯就是個地主老財屠狗義士。

    獨子死了,陵家當家卻還能照顧別人的想法,已經很不容易了,此時陵家夫妻的表情也很憔悴,只是強撐著。

    陵家不能倒,他們就不能倒下。年輕的時候他們也是刀口舔血,所以以最大的勇氣忍受喪子之痛。

    “親家,你再幫青珊把把脈。”這是石青珊的親媽柳絮。

    陵正豪點頭,他年輕時是俠客,不過對岐黃之術也有涉獵,時間長了他的醫術也很不錯。

    “小珊是心脈憔悴之癥,現在雖然蘇醒,若打不開心結只怕以后會體弱多病。”

    心理疾病都能從脈象上看出來?厲害了,我的老中醫。石青珊在內心吐槽著,不過現在她也沒有力氣做出多余的表情了。

    “那就讓小珊休息吧,我再去讓老何去庫房拿兩株三十年的人參。”婆婆張婉君招呼大家都離開,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他們的新媳婦休息好。

    “大米,照顧好少夫人。”石壯對圓臉的陪嫁丫鬟說道。

    大米連連點頭:“老爺夫人放心,大米一定會守好少夫人的。”以前她稱呼石青珊小姐,現在改稱呼少夫人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海意難平〕〔山野醫龍〕〔詭秘之主〕〔天價狐寶:娘親,〕〔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學霸的黑科技系統〕〔承蒙你出現〕〔伏天氏〕〔霍夫人是個小哭包〕〔向往的生活之最強〕〔林辛言宗景灝免費〕〔江顏林羽免費小說〕〔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sitemap
2元彩票网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