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上門女婿韓東〕〔妻來孕轉:總裁輕〕〔婚內有詭:薄先生〕〔我不想釀酒〕〔黃小仙的狐朋狗友〕〔偷愛〕〔望族閑妻〕〔妙手神農〕〔建一座城市給你看〕〔狂婿〕〔愛豆幫我養狗〕〔快穿之不當炮灰〕〔重回五零當軍嫂〕〔九界農場〕〔重生1980之強國崛〕〔混世農民工〕〔狂婿當道〕〔盛夏婉歌〕〔倒追大神攻略〕〔撿個古人當特助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變身之女俠時代 第五百九十四章滔天大罪
    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Δ.『ksnhu『.co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幕圍香風。

    吹龍笛,擊鼉鼓。浩齒歌,細腰舞。況是青春莫虛度,銀月掩映嬌娥動。

    石青珊撫琴,輕衣款款而舞,月光之下,宮女嬌娥淺笑圍觀,好一片天堂美景。忙碌了許多時間,石青珊再一次回歸生活,觀舞為樂,欣賞佳人。

    月光之下,輕衣蠻腰輕搖,比柳樹更加婀娜,從小就練就的基本功,令輕衣雙足點波,水袖長舞,一曲《簫郎別》被她跳得百媚生嬌。

    這才是生活啊,石青珊真希望世界永遠和平,好讓她能永遠沉迷于胭脂香味之中。

    “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大家去休息吧。”宮女們戀戀不舍,卻也不違背夫人話語。

    輕衣默默地收拾東西,卻聽石青珊問她:“家中還有人么?”

    輕衣搖頭:“我是孤兒,從小就訓練舞技。”但說著突然抬頭:“夫人就是輕衣的家人。”

    “可憐的孩子。”石青珊也知道自己提起對方的傷心事了,不過對方還是很堅強的:“內廷中的宮女都是姐妹,你也可以把我當成姐姐。”

    “多謝夫人。”聽夫人答應做自己的家人,輕衣笑得像一朵花兒,手腳也更加勤快了。

    今天似乎所有人的心情都不錯,平陽公主回來的時候也是笑臉盈盈,顯然是因為得到求道者的承諾而高興,那是眉似初春柳葉,春風得意。

    不過一回內廷,公主的好心情就打了折扣,她總覺得自家那婦人怪怪的。但具體也不知道哪里怪,真要說的話,也只能說內廷太過和諧。

    平陽公主生在王族,對于貴族的那些骯臟齷齪的事情從小就耳聞目染,不是這家爭風吃醋,就是那家葡萄架倒了。哪怕最賢名的官員家里也會有些糟心的事情,也會有夫妻不和。

    平陽公主自己就記得父王母后活著的時候就沒消停過,母后為了防止父王臨幸宮女將內廷年輕宮女全部送到了宮外,只留下一些老人。哪怕是她那不近女色的哥哥,內廷里也鬧出過宮女爭寵的事情。

    可是自己呢?平陽公主發現內廷一片大和諧,自己這個夫人對每個宮女都和顏悅色,開始她也只以為夫人是仁慈,可是越是觀察越是奇怪,不僅僅是仁慈,倒是從石青珊身上品出了幾分憐香惜玉的味道。

    “你與宮女的關系未免也太好了。”

    聽了公主的話,石青珊側目:“我說你能不能不挑刺,每次見面你總能提意見,你這樣很容易招人恨的。”

    “我只是實話實說,宮女是宮女,夫人是夫人,你成天與她們廝混,不分尊卑。”公主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她并非夸大:“聽說今晚你還親自撫琴,令輕衣跳舞?你看看這是國公夫人應該做的事情么?堂堂國公夫人卻與宮女調笑為樂,實在是有失體統。”

    “這話是不是說反了?我只聽說有夫人勸國君不要留戀hou宮的,倒是第一次聽說國君反過來勸夫人不要與宮女為伍的。我管理內廷,當然是每天與宮女相處,合情合理。”變為女人,留在hou宮那是理所當然的,石青珊是挺直了腰板。

    平陽公主沉默了,反過來想想對方確實沒有說錯,可是自己就是不舒服,看著自己的夫人和別的女子歡聲笑語,心頭好似被奪走了重要的東西。

    可是公主也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石青珊以審視的目光看過去,似乎要看穿公主。妖女心想難道是自己魅力十足,所以把公主掰彎了?不然對方身上為什么會傳來一股醋味?

    公主抬起眉頭,卻見燈下夫人‘春回笑臉花含媚’,臉頰也不知道為何泛紅,可謂是:粉暈桃腮思伉儷。看了一眼,就心虛地避開了目光,心虛地說道:“月上三竿了,你我還是早些休息吧,其他事情以后再聊。”

    “也對,那就睡吧。”

    公主心情不平,她并不知道這就是愛情。嗅著石青珊散開的發絲間傳來的香味,唯有如此她才能安睡,只要知道身邊還躺著一個人,公主就說不出得踏實,就好像做什么都有底氣。

    提桑真人一死,石青珊就是平陽公主唯一的依靠了,雖然平陽公主平日里都不承認,可是當只有兩人的空間內,在這方寸床榻之上,她知道整個夏國最值得信任最親近自己的人就在身邊。枕邊人是一個實力強勁的求道者,也是亂挽烏云、素體淡妝的美人。

    上天為何會如此鐘愛這個女子呢?給了她實力,又給了她美貌,更是給了她治國之才能,以及溫柔的性格。公主沒有一絲睡意,不知為何心中浮現的全是夫人對宮女時溫柔的笑容,想著夫人從來沒有這么對自己笑過。

    突然公主坐了起來,轉身看向閉目休息的夫人,忍不住伸手去撫摸臉頰,感受她細膩的皮膚。

    原來還有人皮膚比自己還好,平陽公主有些嫉妒了。她忍不住細細觀察,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敢如此靠近石青珊。

    夜襲?石青珊何等人物,感應何其敏銳,公主一個凡人大半夜不睡覺在她臉上摸來摸去,她當然感覺到了。于是她腦海里浮現了這兩個非常不正經的字眼。

    當然公主并非夜襲,她只是在靜靜欣賞屬于她的夫人:“你是屬于我的。”越是觀察,越是能體會石青珊的美麗。

    石青珊聽到公主低語,現在要是再不睜眼,只怕這公主還不知道要生出什么心思呢。

    幽靜的房間內,只有窗欞月色。

    兩雙黑白分明的眼睛一下就對視到了,兩位佳人一上一下,任由月色勾勒出輪廓,公主的長發垂下,宛如黑色的瀑布,月光溫柔地穿梭于發絲之間,打亮了她的表情,此時她的表情很是微妙,似是驚訝,更是害羞。

    正是:秀簾鎖闥私相覷,從此恩情兩不忘。

    夜是最好的聽者,月是最佳的觀眾。

    公主保持著動作,她的手還在石青珊的臉頰上,此時她恢復了國君的霸道,沒有收回手,而是坦然與石青珊對視,情沾意蜜盡在不言之中。

    石青珊知道公主真的被掰彎了,自己的罪過大了,怕是她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只能由她這個妖女承受這掰彎國君的天大罪孽了。

    (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山海意難平〕〔山野醫龍〕〔詭秘之主〕〔天價狐寶:娘親,〕〔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學霸的黑科技系統〕〔承蒙你出現〕〔伏天氏〕〔霍夫人是個小哭包〕〔向往的生活之最強〕〔林辛言宗景灝免費〕〔江顏林羽免費小說〕〔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sitemap
2元彩票网走势图带连线